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死党小盈
死党小盈

死党小盈

在某个周休二日的周六,我的死党之一的小盈打手机给我,说她爸妈参加旅行团所办的北海道7日游而目前已经出国了,叫我晚上去陪她,她男友因公跑去台中出差,所以她才会打给我,不然基本上她也是以她男友爲重的,当天我跟妈妈交代过后便往她家出发,途中我买了盐稣鸡及珍奶,我还带了几片沙发音乐及最新的女性杂志,想说去她家过个既惬意又能放松自己的周末,到她家后按了门铃只见她穿了睡衣就来开门了,她跟我说她昨晚跟朋友开车跑去桃园一家着名的摇头舞厅去跳舞,所以当天我去找她的时候她才刚起床,我注意一看发现她的睡衣与其称作睡衣,不如叫做情趣内衣还更爲恰当,我亏了她几句∶你平常在家就穿这样喔?阿你弟勒,你不怕他看到你这身打扮喔,他不在家吗?她回了我一句∶他喔!


  我爸他们一出国他就跟放出鸟笼\\的小鸟般,已经2天没回家啦!况且我家有人在的话,我外面会搭件衣服的,说罢她带我去她的房间,我发现她房间窗户都被窗帘盖住了,到了要开灯不然会视线不良的地步,我随口问了她这个问题,她说因爲她在房间时有大部分的时间都衣衫不整,有时夏天时因爲天气热甚至只穿了条内裤、一件T恤就在房间里做自己的事,这倒给了我些许的灵感,因爲我弟时常会跑到我的房间来,所以脑子里不禁又开始盘算起下次在家里故意曝光的计划,我把吃的东西放在她房间的小桌子上,坐在床上手里翻着我带来的杂志在跟她述说我下次去逛街时想买的东西,但她似乎很不专心并眼神一直往我后面的方向瞄去,我心想她到底在干嘛时我回头看了一下,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原来她内侧靠枕头的床边摆了一个情趣用品,据我所知那个东西正确名称应该是一个叫做跳蛋的椭圆形情趣用品。


  小盈发现我看到之后对我尴尬的笑了笑并说∶那没什麽啦,是我男朋友买的,我很好奇的并装作什麽都不知道的样子问她∶那个东西真的会很舒服吗?那好像是女孩子自慰在用的不是吗?男朋友买那个干嘛?小盈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并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别假了,据我所知跟之前的男朋友好像也玩得很凶不是嘛?


  干嘛装清纯啊!我们都认识多久了,我听到她的话之后不禁两人起哄笑了出来,我玩笑般斥责了她几句后,心想那东西好用吗?


  其实虽然我有自慰的习惯已经很久了,但我也是真的并没有使用过任何的情趣用品,她看了看我似乎明了我心里在想什麽,对我说∶我告诉,我有一个好东西,但跟讲之后不可以跟别人讲,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我对她再三的保证后她才缓缓的从她衣柜里面放内衣的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外面包了一层塑胶袋的东西出来,她拿出来给我看后我又不禁呆了呆,心想∶哇勒!这不是按摩棒吗!她对我笑了笑说∶干嘛这麽大惊小怪的,对了,我等会想洗个澡,你自己开电视来看吧,说罢她从衣柜里拿了换洗的衣物后便迳自往浴室方向走去。


  我眼楮盯着她放在床上的情趣用品后,心里面不知怎麽搞的浮动了起来,看她把浴室的门关上后,我三步并两步的把她房门关了起来,手里拿着她放在床边的跳蛋手伸到裙下尝试性的贴住了阴埠,打开了开关,霎时间的高速震动让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阴部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直袭我的后颈部,我又去把门打开确定已经听到冲水声后,抽了张面纸把跳蛋擦拭干净,右手伸入裙内拨开内裤左手就把跳蛋贴附在我的阴蒂上,打开开关后大腿不由自主的开始夹紧,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令我脑袋呈现了一片空白,嘴唇不受控制的微微张开,整个身子慢慢瘫在她的床边,我用手指沾了口水缓缓的插进我的阴道,幸好我之前有修剪过指甲,所以两只手指头可以充分的往里面更深处的地方抠去,而不怕因爲有指甲的关系因而刮伤我的阴道内壁。


  我怕小盈会进到房间看到我的窘样,所以手指头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再把跳蛋的转速调到最强后,整个人几近疯狂般头往后仰着,背靠在床边,大腿开始不规律的开开合合甚至抖了起来,腰部逐渐不受控制的频频往上抬,爱液已沾湿了我大腿的根部,沿着鼠蹊部流到了肛门处,我再也克制不了我自己的声音,随着短促又急骤的呻吟声,霎时间有股急切的感觉冲向我的后脑勺,我深深的吐了口气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般,瘫在她床边一动也不能动,这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就跟我在学校的厕所里自慰般,达到了彻底解放般的高潮,之后我抽了些面纸把阴部跟小盈的跳蛋擦拭干净后,整理了一下服装仪容,才开了电视毫无目的的转着,试图掩盖我刚刚在这间房间里的所有行爲,这时小盈洗好澡打开了门,看了看我便又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在脸上抹着保湿乳液,我仔细观察了她的穿着,只见她宽松的衣服下只穿了件布料短少的淡绿色蕾丝内裤,她透过镜子看了看我对我说∶我床头柜第三格抽屉里有一些片子,我男朋友没带走放我这的,要看吗?


  我看了看她说∶什麽片子,院线片吗?她在镜子中对我扁扁嘴笑说∶自己打开抽屉看不就知道了。我打开抽屉一看,都是一些烧录片,上面贴着小标签写着;痴汉俱乐部及女秘书幽禁物语等等的片子,一看就知道是A片,我对小盈没好气的说∶要死了喔,两个女孩子看什麽A片,她从镜中看着我扑滋一声笑了出来说∶现在不是没男友吗?多久了?三个月还是半年?


  我就不相信不会想要,我看了她一眼又回望向床上的情趣用品,心里在想∶哇勒!


  我记得没错的话小盈她之前都是读女校,她曾经跟我说过她们学校里有同性恋的事情,莫非她男朋友一去出差她就找我来她家搞女同,我故意把话题扯开随口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后,才又继续转着遥控器,手拿起珍奶便开始吃起盐稣鸡,过了约莫5分锺她在我对面坐下也拿起盐稣鸡吃了起来,我们东扯一句西扯一句没目的的聊了起来,后来我突发奇想的问说∶我们选修的统计学那堂课坐在第二排第六个有个其他科系的男孩子,还记得吗?她偏着头想了一下说∶谁啊!我哪记得这麽多,怎样?怎麽突然提到他?我故意装了个鄙夷的神情说∶在上课时没发现吗?他时常回头望向我们这边,我怀疑他在偷看我们的内裤,她才突然睁圆了双眼带点生气的语气说∶真的还是假的啊!


  这我倒没有注意到,我只是觉得他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虽然有时会发现他的眼神怪怪的,但今天才知道他那麽变态,我在心中窃笑了起来说∶不是一向喜欢穿短裙吗?这下被偷看光光还不知道,看现在的坐姿,难看死了,腿不要张那麽开好不好,忘了下面只有穿一件内裤喔,她似乎不以爲意的笑说∶是女的,我还怕看喔,光会说我自己的坐姿不是也很难看还敢说我,说罢她朝我扑了过来双手不规矩的一直在哈我痒,我是个很怕痒的人,当场像条虫般在她房里的地毯上打滚,慢慢的她的手停了下来,突然间往我的大腿内侧摸去,我吓了一跳连忙坐直身子骂了句∶不要啦!在摸哪里,别乱摸,她说∶放轻松啦!我帮按摩,说罢从化妆台上拿了瓶类似婴儿油的东西,要我脱衣服躺在床上,我一开始当然不依,她好说歹说才终于把我哄上床,手里挤出一点婴儿油便在我背上推了起来。


  我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她对按摩的事那麽拿手,我趴在床上不自禁呻吟了起来,她的手从肩膀慢慢的往下滑到了背部,渐渐滑到了腰部,我开始对她发嗔∶不要按腰啦!我好痒,她埋怨了一声∶乖一点啦!还真难伺候,突然间手伸进了我微张的大腿,开始轻抚起我大腿的内侧,我当时只着了件内裤便趴在床上任由她对我上下其手,美其名是按摩,但到后来她的手劲越来越轻,根本就已经到了爱抚的地步了,我的身体开始发热,她的手似有似无的轻轻回过我的阴部,她一见我没反应手干脆直接贴在我的阴部上揉搓起来,我被她摸的好有感觉,她突然笑了出来对我轻声说了一句,怎样!我的技术一流吧,舒不舒服啊?


  我脸整个红了起来作势要爬起来打她,她又把我按下去在我耳边说着∶反正我家人又不在,就只剩我们两个,我们来玩玩如何?我其实心里已知道她想干嘛了,故意吊吊她的胃口说∶怎麽玩?两个女人可以玩什麽?她把我翻了身让我躺在床上后,她也站到了床上开始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了,在我面前毫不避讳的也把内裤脱了下来。趴到了我身上骂了句∶别假了!我就不相信不知道我接下来想干嘛,说罢手往我小腹伸去,舌头开始轻舔起我的乳房,左手隔着内裤轻抚着我的阴蒂,她发觉我湿了之后把我的内裤退了下来,直接用手揉搓起我的大阴唇,用食指及无名指分开了我的阴唇后,中指顺着我的爱液往阴道里插了进去,做起有规律的抽插动作,我身体开始不规则的蠕动起来,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似乎快克制不住。


  这时她的手指伸了出来继续往我的阴蒂上就是一阵搓揉,我闭起眼楮享受着这种感觉时,突然间她把双腿横跨过我的肩膀,我睁眼一看她的阴部就在离我不到五公分的距离,大阴唇大大的对我张开,这种姿势有性经验的朋友应该知道,就是所谓的69姿势,她的小阴唇顔色略偏向深褐色,性经验搞不好比我还要丰富,她的右手从身体中间伸了过来掰开她的大阴唇对我说∶换帮我舔了,说罢她拿起了床上的跳蛋打开了开关贴附在我的阴蒂上开始左右快速动了起来,我突然受到了刺激双腿把她的头夹了起来,她再度扒开我的大腿后跳蛋仍就按摩着我的阴蒂,两只手指头伸进了我的阴道里开始抠挖起来。


  我再也克制不住声音大声呻吟了起来,霎时间脑中一片混乱,跳蛋的机械声一直环绕在房里,我腰部开始不规律的往上抬,双腿不由自主抖了起来,小盈见状嘴巴突然含住我的阴蒂发出嗤嗤声的紧含住不放,舌头在阴蒂上不断的打转,时而轻时而重的舌尖左右的震动与撩拨,我再也忍受不住大声叫了出来,整个身子仿佛飘了起来,阴部在一阵有规律的收缩后,我第一次在女孩子的面前高潮了,爱液已经渗透她的床单湿了一大块,我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般,一动也不动的瘫在她的床上休息着。


  小盈看见我现在的样子,笑说∶还蛮敏感的耶,以前的男朋友都怎麽弄的啊!


  我白了她一眼说∶什麽弄!我又不是物品,还有,还不起来啊!现在的姿势很难看耶,都被我看光光了,此时小盈还维持着刚刚的69姿势,她阴部的气味一直环绕在我鼻头附近,虽然之前已经洗过澡了,并没有什麽异味,但现在似乎因爲她阴部分泌爱液的关系,我总是觉得还闻的到些许的肉味,这时小盈翻了个身躺在床上对我轻声说着∶换帮人家服务嘛!我也想要小高高,我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对她说∶神经啊!撒什麽骄啊,我又不是男朋友,我没有棒棒可以满足,这时的我们因爲坦承相见的关系,已经可以毫不在意的开起黄腔了,且因爲之前我已经被小盈弄到高潮的缘故,所以整个人顿时比小盈还要开放了起来,我们边聊着还一边接着吻,不知怎麽搞的我一点也不会觉得恶心或者觉得自己是变态的想法,反而想把一切琐事通通抛诸脑后,好好享受着这个可以称作是放荡不羁的周末。


  【完】